VIP会员一折促销,仅需200元/年!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招商热点 > 《爱上你放过我》末笙免费阅读|爱你纵使繁华一场 无弹窗大结局

《爱上你放过我》末笙免费阅读|爱你纵使繁华一场 无弹窗大结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24 浏览次数:15469

《爱上你,放过我》又名《爱你纵使繁华一场》已上线【岁月小说】 连载中,书号:480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岁月小说)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五年婚姻,末笙都没让厉御南爱上她,得知自己患上绝症,她只乞求十个月。“十个月后,我可以和你离婚,求你,不要恨我。”“你玩什么把戏?”“我累了想解脱。”青梅枯萎,竹马老去,末笙爱了厉御南十三年,而厉御南把所有的爱给了一个她。当遭受前所未有的病痛折磨,厉御南要和她离婚。“御南,能不能再等等?”“末笙,不要再执迷不悟。”在厉御南的世界里,末笙是束缚,可失去她,仿佛丢失了心。当所有的记忆涌现,厉御南幡然醒悟,他爱的那个人始终是末笙。末笙死在手术台上,留下了他们的孩子。“我累了,爱不起你,来生我们不要再见,放过你,也放过我,从此两不相欠!”厉御南悔不当初,从此封住了心,把每一天当最后一天过,直到有一天。“先生,我是莫念,不是末笙。


10 不要告诉他,我得了绝症
厉御南粗鲁的把末笙给拽出来,末笙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上,还好有许湛扶着她,末笙回头盯着厉御南,用一种看不懂他的神情。

“御南,别忘了,今天你们是去离婚的。”许湛提醒道。

厉御南冷冷的说,“在没离婚之前,末笙就是我老婆,还容不得外人来管!”

就这样,末笙被拽进了厉御南的车里,末笙挣扎,却挣脱不了厉御南的手,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放开我。”

厉御南冷笑,转头直勾勾的盯着末笙,“难怪说想离婚,你早就投到许湛怀抱里了,是觉得没人爱了,就跑去爱许湛,你变心还真的快。”

厉御南的讽刺令末笙脸色很难看,她不想孤立无援,至少许湛比他对自己好,“那你呢,总比你的心思不在我身上的要强。”

这下,厉御南不说话,沉闷的开着车,车里压抑的气氛让末笙喘不过气来,又摁开车窗,冷风吹在脸上才能让她清醒一点。

这下真的要解脱了吗?

末笙眼泪模糊了眼眶,可不敢在厉御南面前哭泣,她不想让他觉得舍不得,也不想让人说她假惺惺,明明是她提出要离婚,却又装作很委屈的模样。

太爱一个人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一个男人,委曲求全,卑微如屑,到最后还是没抓住他的影子。

半路上,末笙突然感觉到小腹刺痛,就像被针扎一样,难受得厉害,末笙脸色刷白,死死的捂着肚子。

厉御南察觉到不对劲,回过头却看到末笙冷汗直流,连忙急刹车,“你怎么呢?”

“送我去医院。”末笙抓住厉御南的手,哀求,“我肚子疼,我怕孩子有事。”

厉御南皱着眉,这个孩子来得突然,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末笙痛得死去活来,立马开着车急转弯,带着她去了医院。

“厉先生,厉太太腹中的胎儿不稳定,得住院观察几天。”

末笙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捂着肚子,只要孩子还在,那么她就还有希望。

厉御南神色复杂,冷淡的说,“我出去一下。”

待病房空无一人,薛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体检报告,凝重的说,“末笙,你知不知道你胃癌晚期了。”

末笙不太想谈论这个问题,胃癌,死亡,病痛的折磨,末笙什么都想到了,但她完全不后悔这样做,“我知道,我活不过十个月。”

“御南不知道?”薛陆问道。

“他不知道。”末笙垂着眸,不打算告诉他,“求你不要告诉他,我活着的时候,我希望他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以为我只会纠缠他十个月就离婚,那样他也不会痛苦了。”

说着,末笙哽咽了,她爱了厉御南十三年,可一点都不觉得累,当得知自己只有十个月的生命时,却心酸的落下眼泪,厉御南不爱她,她没关系,坚守信念,她完全可以为厉御南而活着。

“你这又是何苦。”薛陆叹口气。

“假如你是我,你也会这样做,我不想让他痛苦,死亡对我来说是件悲伤的事,所以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份悲伤,或许他知道后会觉得解脱吧,但我赌不起。”

这是末笙爱厉御南的方式,飞蛾扑火,至死不渝。

末笙身体好转一些,对这个孩子,末笙是小心翼翼,她只能用最后的力气去生这个孩子。

厉御南给末笙发消息,让她去天台一趟。

末笙已经有半天没见过厉御南,得知他在天台,也就扶着笨拙的身体去了天台。

天台上的风有点大,吹在末笙的身上有点发冷,末笙找了一圈没见到厉御南,倒是看到纪向晚站在她面前。

顿时,末笙脸色变了,“你叫我来的?”

纪向晚回过头,笑了两声,“你以为真的是御南吗?我不舒服,他守了我一下午,他告诉我今天和你离婚,可没想到你耍小心机,装肚子痛来逃避离婚。”

末笙握成拳头,再被伤一次,厉御南这一下午都在陪着纪向晚,虽然她本该知道是这种情况,但从纪向晚嘴里说出来还是不是滋味。

“哦,你叫我来就想说这些,我无法奉陪。”末笙故作镇定,转身就走。

但两个高大的男人守在末笙身后,天台的门也被关上了,此刻天台只有他们四个人,末笙顿时慌了手脚,不停的后退,退到纪向晚身边,纪向晚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你想要干什么?”末笙紧张的问道。

纪向晚冷冷一笑,狰狞的面孔像是要把末笙撕碎,“你不是说我偷走了你的身份吗?那我让你看清楚,到底谁才是御南的最爱,你以为是御南的妻子,爱了他这么久,就比得过我吗?这五年御南对我呵护有加,早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就算他恢复记忆,他爱的那个人也是我!”

末笙使劲挣扎,可挣扎也没有用,还有两个莽撞的男人擒住她的肩膀,末笙顿时害怕,好声好气的说,“纪向晚,你冷静一点,御南他爱你,我就算做再多也无用,你放了我,这里是医院。”

“我不能让你怀着御南的孩子,这是个孽障,你随着这个孩子去死吧。”

纪向晚心狠如麻,直接朝着末笙踹一脚,好在末笙闪得快,这一脚踢在末笙的后背,末笙闷哼一声。

末笙跪在地上,胎儿并不稳,就算这一脚没踢在肚子上,也让末笙有罪受,感觉到下腹隐隐作痛,她无法看着孩子被纪向晚杀死,苦苦哀求,“纪向晚,你住手,我答应过和御南离婚了,只要你放了孩子,我可以现在就去,以后都不会打扰你们。”

纪向晚红着眼眶,已经管不了这么多,如果她放过末笙,谁又来放过她,她就等着有机会对末笙下手,“怪就怪你执迷不悟,一定要抢我的男人,我今天不弄死你的孩子,总有一天你会带着孩子来抢我男人,你们给我动手!”

末笙惊恐万分,死死的抱着肚子,无奈两个男人实在力气很大,把末笙提起来不费丝毫力气,末笙挣扎,腿在四处乱蹬,两个男人把她摁在墙上撕扯她的衣服。

末笙瞳孔收缩,像是个瓷娃娃一样任由摆布。

“纪向晚,你要干什么!”末笙歇斯底里。

纪向晚拿出手机拍视频,狠毒的笑了笑,“让人家看看你这个荡妇,怀着孩子还和人苟且,孩子就是你淫荡之下流掉的,岂不是更刺激。”

两个男人把她的衣服给撕扯成了碎布条,末笙拼死抵抗,咬住了男人的手。

那男人直接甩了末笙一巴掌。

末笙无力的倒在地上,小腹撕裂般的疼痛,男人并没有停止动手,相反,有点兴奋,使劲的拽住末笙的衣服。

这时,天台门有动静,有人在拍打乱踹,末笙见准时机,努力往地上爬,大喊,“救我,救救我,我在这里。”

“末笙,末笙!”

是厉御南的声音。

这下纪向晚慌了,没想到厉御南会在这里,又赶紧收回手机,喊道,“住手,你们别弄了,赶紧堵住她的嘴把她的衣服穿好。”

末笙没有力气挣扎了,冷汗直流,只觉得小腹一阵热流,任由男人拖着走。

“砰”的一声,厉御南撞开了门,看到的却是惊心动魄的一幕。

两个男人提着纪向晚的肩膀,要把纪向晚推下去。

“末笙,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想死,我爱着御南,你不能用这种方式逼着我离开,如果你一定要这样,那我死也不会放弃御南。”

纪向晚两行清泪,就被人推下天台。

厉御南瞳孔收缩,脸色刷白,大喊,“向晚!”

那两男人把纪向晚推下去松开了手,千钧一发的时刻,厉御南冲过去扯住了纪向晚的手,纪向晚吃力的抓住厉御南的手臂,哭着说道,“御南,你来了,你爱不爱我,你如果不爱我,就不要救我,你和末笙在一起吧,我无所谓,也不会缠着你。”

“我爱你,向晚,我爱你,我爱的一直都是你。”厉御南红了眼眶,怎么会松手。

这一幕,末笙看到了,亲耳听到厉御南说爱着纪向晚,眼泪顺着眼眶溢出来,心死如灰,绝望的闭着眼,无法言语的痛击中她的心脏,受过的伤像是河水倒流把她给淹没。



《爱上你,放过我》又名《爱你纵使繁华一场》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已上线【岁月小说】 连载中,书号:480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岁月小说)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