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会员一折促销,仅需200元/年!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招商热点 > 你一定唱过他的歌,却不一定知道,他与三毛的“忘年恋”

你一定唱过他的歌,却不一定知道,他与三毛的“忘年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0-15 浏览次数:0
代写resume

原标题:你一定唱过他的歌,却不一定知道,他与三毛的“忘年恋”

文|砍柴书院

在作家三毛短暂的生命历程里,最为人熟知的,莫过于她和荷西之间的爱情。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还有一个男人,也曾在三毛的生命中占据了极其重要的位置。

这个人就是西部民歌之父王洛宾。

听到这个名字,也许你很陌生,但是《在那遥远的地方》听过吧?

《达坂城的姑娘》你一定也熟悉,《半个月亮爬上来》更是耳熟能详。

《掀起你的盖头来》简直是洗脑神曲。

他们一个是才华横溢、浪漫洒脱的文艺女神,一个是天山脚下唱着情歌看夕阳的一代歌王。

原本毫无瓜葛的两个人,却因为1990年一次千里迢迢的探望,产生了宿命般的交集。

关于三毛和王洛宾的关系,一直以来,众说纷纭。有人说他们爱恋过,有人说是三毛一厢情愿。

但三毛姐姐陈田心在《鲁豫有约》中,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说法:三毛和王洛宾实际上只是知己。

为什么相差30岁的三毛和王洛宾会成为知己呢?

原因很简单:三毛从王洛宾身上,看到了自己。

01

“姐姐,我活一世比你活十世还多。”

三毛曾这样对陈田心说过。

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读到三毛坎坷的一生。

在成为三毛之前,三毛还是陈平,但当时她已经是个不太寻常的孩子。

她不像寻常女孩那样,喜欢布娃娃,也几乎不跟别的孩子一起玩。

哪怕是上学了,她也被老师视为“异类”。因为她在作文里写,“自己长大了,要做一个拾破烂的人。”

老师当众羞辱了陈平,而这一切,把她再一次推离了人群。

到了中学,陈平被诊断患上自闭症。

而在距离台湾3000公里远的西北,王洛宾也正经受着至暗时刻。

他从青海采风回来,发现自己被妻子背叛,两人不得不解除婚约。

在痛苦返回青海的途中,他被国民党兰州军统特务逮捕入狱。这一关就是3年。

在王洛宾趴着铁窗,想念远方炊烟的时候,陈平成了三毛。

但成长,并没有让苦痛减少。

在最好的年纪,三毛遇见了最爱的人。

他是一个德国人,比三毛大十岁。

可就在结婚前夕,未婚夫心脏病发作,死在她怀里。

悲伤过度的三毛想到了死,但被抢救过来。

最后,三毛选择了出逃。

两年后,和早对自己表白过的荷西结婚。

“其实三毛第一次遇到荷西的时候,没想太多,也没想到共度一生;但再去的时候,她已经历尽沧桑,或许觉得单纯也是一种美丽。”

提到这段感情,陈田心这么说道。

谁料世事弄人。

结婚第五年,爱好潜水的荷西,一头扎入水中,就再也没浮出水面。

从那之后,三毛日日思念荷西。

她说,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对三毛而言,她奋力翻过苦难的大山,看到了山的另一面,但没曾想,它还是苦难。

而对王洛宾而言,也是如此。

1942年,王洛宾和第二任妻子结婚。

仅过了不到10年,妻子病逝。

每天黄昏,王洛宾都会对着悬在古旧墙壁上的太太遗像,弹一首曲子给她听。

1960年,王洛宾再次以莫须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0年。

心灵上的苦难比现实中的苦难更加难以根除。

这一点,三毛和王洛宾都非常明白。

正因如此,三毛和王洛宾,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但却在不同时间的际遇里,交织出同样底色的人生轨迹,并发生了连接。

02

1989年,香港女作家夏婕在新疆访问王洛宾后,发表了三篇《王洛宾老人的故事》。

看到报道的三毛异常振奋。

她说,“这个老人太凄凉太可爱了!我要写信安慰他,我恨不得立刻飞到新疆去看望他!”

一向真性情的三毛,真的去了。

1990年4月,三毛参加了一个旅行团,远赴敦煌、吐鲁番游览。

在旅途中,她请假离队片刻,以代送稿酬名义,独身一人找到王洛宾家中。

是谁在敲门

声音那样轻

像是怕惊动了主人

打开房门,吃了一惊

原来是一位女牛仔

模样真迷人

镶金边的腰带

大方格的长裙

头上裹着一块大花布

只露着

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

王洛宾的这首《海峡来客》,写的就是他和三毛的初次见面。

当时77岁的王洛宾,对47岁的三毛知之甚少,但两人却相谈甚欢。

王洛宾还为三毛唱起了他狱中的作品《高高的白杨树》。

当唱到“孤坟上铺满了丁香,我的胡须铺满了胸膛”时,三毛哭了。

那一刻,三毛很清楚,他们是一样的人。

同年4月27日,三毛在离开乌鲁木齐仅9天后,给王洛宾寄来了一封信。

信中说两人的相遇不是偶然,而是天命。

她写“照片上,看我们的眼睛,看我们不约而同的帽子,看我们的手,还有现在,我家中蒙着纱巾的灯,跟你,都是一样的。”

她甚至直言“你无法要求我不爱你”。

有人仅凭这9个字,就断定三毛对王洛宾是爱情,但实际上,三毛对爱的宽容度很高,她口中的爱并非是爱情。

又如司马迁所言,君子拙于不知己,而信于知己。

因为把王洛宾视为和自己一样的人,便不怕把自己真实的感受,全然示于人前。

王洛宾成了三毛重要的情绪出口,1990年5月到8月,短短三个月,三毛给王洛宾写信达15封之多。

8月23日,三毛再次踏上新疆。

为了迎接三毛的到来,从未置办过家具的王洛宾,请人陪同,破例到乌鲁木齐的家具市场选购了一张当时最流行的单人席梦思床、一张书桌、一盏台灯和一套新被褥。

三毛抵达乌鲁木齐那天,王洛宾前来迎接。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记者也来了。

“摄像机不撤,我绝不下飞机。”这是三毛当时的坚持。

三毛一向性格孤清,不喜欢将自己的生活曝光于公众。

但王洛宾却苦苦央求,三毛为了照顾他的面子,最终满脸不情愿地下了飞机,营造了一出台湾女作家专程探访王洛宾的惊喜拍摄。

回到王洛宾家中,三毛摘下了面具。

她换上一条藏族衣裙,和王洛宾一同弹琴唱歌、聊天写词。

谁料第二天,媒体又来了。

王洛宾再次把三毛推到镜头前,这让三毛真切地认识到,他们的思想很像,但表现又不是那么像。

她爱独处,而王洛宾爱热闹;她喜欢离群索居,而王洛宾喜欢宾客盈门;她感情外露敢做敢为,而王洛宾感情内敛时常彷徨。

几番纠结,三毛选择了再次出逃。

她拖起那个重重的行李箱,离开新疆,离开了王洛宾。

后来,王洛宾说起三毛,“第一印象是西部女牛仔,继而变为秀发女郎,最后的原形是真正的女作家!”

这就是三毛。

她热情奔放,不失味道,一直在做自己。

她说过:

我唯一锲而不舍,愿意以自己的生命去努力的,只不过是保守我个人的心怀意念,在我有生之日,做一个真诚的人,不放弃对生活的热爱和执着,在有限的时空里,过无限广大的日子。

03

1991年1月5日,三毛在台北荣民总医院,用一条丝袜自缢身亡。

得知这个消息后,王洛宾恍惚哽咽,喝了很多酒。

在三毛逝世6天后,王洛宾为她写下一首《等待》。

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

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梦

且莫对我责怪

为把遗憾赎回来

我也去等待。

三毛终究还是选择了独自启程,就像她一人奔赴西班牙、撒哈拉、新疆一样。

而王洛宾继续在新疆,自我放牧。

他们是那么像的人,愿意只身一人去流浪。

因为流浪,才能直面真实的自己,才能遇见另一个相似的灵魂。

总有人宣扬,我们要做自己。

但做自己,难的不是去做,而是在做自己的同时,还能和世界和谐相处。

三毛可以一直是三毛,但她常常无法和世界和谐相处,每当这时,她就会选择逃离,就像她儿时的自闭、成年后独自前往撒哈拉。

这样的做自己很认真,但也很锋利。

当她无法与世界继续相处时,她便选择了最激进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如果说,王洛宾和三毛有什么不同,大概是,王洛宾多了一点和世界和谐相处的能力。

被冤入狱,在狱中仍能坚持创作,出狱后面对漫天黄沙,心中纵然苦涩,但也把每一个日子过出了一些声响。

如此直面人生,兴许有些苦楚,但也更长久。

这让我想起小说《摆渡人》里的这么一句话: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

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那些能帮助我们渡过难关的人,寄希望于他人。

但如果我们能直面这个世界,在人生的舞台剧里,做自己人生的主角,那么最好的摆渡人,便是自己。

我们需要三毛的勇敢,也需要王洛宾的豁达。

不主动迎合,不妄自菲薄。

不论环境如何变化,永远用最好的姿态应对这个世界,这就是最好的我们。

责任编辑: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