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会员一折促销,仅需200元/年!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新闻 > 新丽被“资本”谜团:“用命保肖战”还是阴谋论?

新丽被“资本”谜团:“用命保肖战”还是阴谋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3-10 浏览次数:0
iso认证体系 http://ttggff308.cn.b2b168.com

原标题:新丽被“资本”谜团:“用命保肖战”还是阴谋论?

原创 毒眸编辑部 毒眸

文 | 嘟嘟、噜噜

编辑 | 雷德利

距轰轰烈烈的“227事件”(后台回复“肖战”即可查看)已经过去一周多,与肖战有关的话题仍未淡出人们视野。不过这一次,有人将目光放在了肖战多部待播剧背后的出品方——新丽传媒。

“肖战与新丽传媒没有影视约,我们没有义务回应有关肖战事件的问题,肖战跟我们公司没有任何关系。”3月5日,新丽传媒方面对北京商报说。这也是新丽传媒首次正面回应肖战相关。

单从肖战出演的新丽作品情况来看,这份声明的内容还是值得推敲。

2017年,肖战同其他4位X玖少年团成员出演《斗破苍穹》后,便接连开始出演剧集《狼殿下》《庆余年》《斗罗大陆》及电影《诛仙》,其中《斗罗大陆》《诛仙》为男一号,《狼殿下》为男二号,《庆余年》中也担任重要配角。

这样的关系也让许多媒体在报道时,将肖战事件与新丽传媒2020年的业绩表现挂钩。毒眸还注意到,不少网友认为肖战将为新丽传媒与阅文集团的对赌协议(2020年净利润达到9亿元)买单。“毕竟要赔9亿元,当然是要拿命保肖战了。”甚至还有网友认为,肖战事件或将致使未完成对赌的新丽赔付100亿元。

这也让一场从同人社区诞生的“文化战争”,有了“资本战争”的走向——肖战,似乎成了新丽业绩的关键。微博上一则转发甚广的内容写道“新丽现在当红艺人只有肖战,所以会死命公关”“资本方在派人让我们内斗”,许多持类似观点的人微博转评赞都能破千。不少主流媒体也写到:“新丽或将损失数十亿”“对赌协议难收场”。

一则转发甚广的微博

但公允地说,在中国的影视生态里,艺人与影视公司有所关联是常事,但是有关联不代表事关命脉,毕竟新丽那场众所周知的被收购发生在2018年,而彼时的肖战还远未称得上红过。

肖战的影响力或许并没有吃瓜路人们想象得那么通天。一位消息人士更是告诉毒眸,那场在饭圈看来疯狂的对赌协议,早在2017年就有了开端,认为肖战能影响全局,实在是贻笑大方。

为了解开上述谜团,毒眸复盘了从2018年阅文收购新丽的全过程和这几年新丽的主要作品,只能说,肖战和新丽那点事儿可能没你想得那么重要。

新丽资本路:从想上市到对赌

肖战到底和新丽有什么关系?

从天眼查发布的关系图中不难看出,新丽的副总裁于婉琴,也就是豆瓣小组成员口中的“肖战经纪人”,是一家名为居正影业公司的高管,而该公司的大股东为新丽传媒。

持股居正影业49%的王力威(豆瓣网友网传此人为陈道明女婿),名下还有一家厦门仲夏之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仲夏之月这家公司注册的68个商标全部和肖战有关。而持股仲夏之月20%的肖伟,也被豆瓣网友认为有可能是肖战的父亲。不过,上述网友推测均未经证实。

图片来源:天眼查微博

总的来说,从工商信息看,肖战和新丽的关系疑似体现在居正影业和仲夏之月这两家公司,而即便这种关系成立,也还是一个比较间接的关系。而于婉琴和肖战工作室之间也没有直接的工商关系,但说是“完全没有关系”,也不够准确。

不过,有关系不代表肖战就与新丽对赌协议密切相关。面对“毕竟要赔9亿元,当然是要拿命保肖战了”这样激烈的观点,还要回溯到新丽是如何走上对赌这条路的。

新丽传媒曾想登陆A股市场,但无奈从2012年进入IPO初审,时至2017年,新丽传媒三次IPO均以失败告终。2018年3月,彼时新丽传媒的第二大股东光线传媒,以33.17亿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新丽传媒27.64%的股份出售给林芝腾讯,第二大股东易主为腾讯——这也意味着当时新丽的估值约为120亿元。

紧接着,2018年8月,由腾讯文学与原盛大文学整合而成的阅文集团发布公告称,将以不超过15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其中,阅文集团将向腾讯支付52.9亿元,结算方式为股份;向新丽传媒管理层支付102.1亿元,结算方式为50%现金和50%股份。

也就是说,阅文为收购新丽付出的最高代价,是价值51.05亿元的现金和103.95亿元的股份。

不过,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新丽传媒的2018、2019、2020年净利润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才能如数获得这102.1亿的现金和股份。如业绩不达标,阅文集团支付给新丽的收购对价会相应扣减。

截图来自阅文集团2018年8月公布的收购协议

曾出品过《白鹿原》《我的前半生》《夏洛特烦恼》《失恋33天》等大热作品的新丽,被收购后的这两年,却似乎遭遇了“水逆”。

在限古令的冲击下,核心项目《如懿传》迟迟无法上星,后无奈选择2018年8月在腾讯独家网播。截止目前,该剧全网累计有效播放量为78.9亿次。而同为2018年暑期档播出的《香蜜沉沉烬如霜》和《延禧攻略》,截止目前的全网累计有效播放量分别为121.3亿次和112.9亿次。

也就是说,《如懿传》的播放量为《香蜜》的65%,《延禧攻略》的70%,相比来看播放数据逊色一筹。而新丽2017年就已完成拍摄的《狼殿下》,目前还处于积压状态。

除了政策的影响,早在肖战之前,新丽就曾因演员的负面新闻受到波及。吴秀波出轨事件,导致《情圣2》撤档2019年春节档,和杨颖合作的《渴望生活》播出也遥遥无期。虽然吴秀波的经纪公司是喜天传媒,但《情圣2》和《渴望生活》都由新丽出品,对新丽影响不小。

受此前几年的不稳定因素影响,新丽过去两年的营收状况都不够稳定。

阅文集团财报显示,2018年新丽传媒实际获得净利润为3.24亿元,与业绩承诺相差了1.76亿元。当时新丽传媒创始人曹华益曾解释称,“低于预期主要是一些项目延期,2018年行业变化比较大,新丽传媒有一些项目没有如期上线”。鉴于2018年新丽未完成业绩对赌,阅文集团调减了约8.5亿元的支付对价。也就是说,新丽管理层直接损失了8.5亿。

截图来自阅文集团2018年8月公布的收购协议

2019年新丽传媒的对赌情况,也不容乐观。截至2019年上半年,新丽传媒净利润仅为9550万元, 完成度仅为13.6%。假若新丽传媒最终未能完成2019年业绩承诺,面对当下的并不景气市场环境,和2020年初疫情这只“黑天鹅”,新丽2020年9亿元的对赌目标,将成为更大的挑战。

这也是饭圈和一些人认为新丽要保肖战的原因之一:《陈情令》爆火之后,作为肉眼可见的“现金牛”,不保他保谁?

但必须明确的是,阅文收购新丽发生在2018年,彼时收购公告里提到了原因,那就是新丽的作品水平过硬——

2015年至2017年期间,新丽播出十部电视剧及一部网剧,包括《我的前半生》、《白鹿原》、《风筝》、《女医明妃传》及《余罪》等大热剧集,并获得业内多项大奖。新丽和东方卫视、湖南卫视、腾讯视频及爱奇艺也都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此外,新丽在2015年至2017年,也参与制作了《悟空传》、《情圣》、《羞羞的铁拳》及《夏洛特烦恼》等多部大热影片。

换句话说,彼时在双方签下对赌协议时,阅文对于新丽的信心来自于它的制作能力,在这个基本面没有大改变的情况下,这份协议的完成度其实与肖战无重大关联。

据财联社报道,有业内人士分析,肖战对新丽来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新丽最多更像是其“奶爸”,而非“亲爹”。

更有消息人士告诉毒眸,在肖战227事件之前,阅文早已对新丽能否完成今年业绩不抱太大希望,因为影视行业环境依然处于回调,并且政策管控也尚未放松,加之疫情突如其来,他们已经调低了预期。

而签下对赌协议,在资本圈也并非饭圈想象的罕有操作。上海尚世影业曾以每股78.95元、总价2.25亿元的价格购买了嘉行传媒的285万股股票。按照协议约定,嘉行传媒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累计税后净利润不能低于3.1亿元,否则嘉行需以15%的年收益率,回购上述285万股股票。

在对赌协议里,也有公司耍花招——如泰合佳通和车网互联这两家公司,分别在2013年、2014年被同一家公司荣之联并购。在业绩承诺期,这两家子公司均实现了各自的业绩承诺,但承诺期一过,二者却接连出现大幅的业绩下滑,连累母公司荣之联的业绩“变脸”。

但不止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毒眸,在当下的影视环境里,新丽显然已经是足够优质的标的,因为它拥有强大的内容生产能力。一个可供对比的数据是:阅文收购新丽的价格与华策彼时的市值接近,要知道,资本从不走空。

而且,从资本角度来说,真正能帮助新丽“救市”的也并非肖战,而是腾讯和阅文。

一方面,阅文在发布收购新丽的公告的同时,和腾讯签订了发行合作协议。阅文已同意将电视剧、网络剧、电影及动画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放映权授予腾讯,2018-2020年3年之内,腾讯需要向阅文分别支付14亿、21亿以及23亿元,共计58亿元的授权费用。

作为腾讯的血缘公司,这种关联交易显然是对新丽的收入是有利的——因为阅文的上述内容产品只能由新丽制作,阅文影业则更像一个前台门面。不过,在近期一些新闻下,阅文股价也受到了波及,从2月27日的37港币/股,跌至3月6日的34.5港币/股。

阅文近来市场负面情绪增加(数据来源:微沸点)

另外,作为整个腾讯泛娱乐布局的中间点,新丽对于腾讯视频、阅文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作为一个战略板块,新丽的作用不会因为任何一个明星轻易动摇。

在完成收购时,阅文联席首席执行官梁晓东先生就曾表示:“新丽团队在影视制作行业取得了备受瞩目的成绩……收购新丽对阅文来说是一个能将自身内容实力向下游延展的稀缺机会,使阅文能够进一步深入IP价值链……我们相信此次联合将为阅文股东创造重要的长期战略价值。”

而在早前毒眸对阅文CEO吴文辉的专访里,他也提到,阅文和新丽的密切合作才刚刚开始。基于这种密不可分的血缘合作关系,新丽在腾讯系的位置可想而知。(点此阅读:独家对话阅文:《庆余年》的幕后推手)

一言以蔽之,强大的产业链,是不会因为某位流量明星的起起伏伏而被打破的。而在资本面前,“工具人”永远不缺。

肖战能为新丽带来什么?

上文提到,新丽的对赌发生在肖战红之前,且大环境决定了能否完成业绩与肖战并无重大关系。那么另一个问题来了,就算新丽不需要,肖战本人是否又有扛得动资本的能力?这是回答肖战背后是否有资本保他的另一个关键细节。毕竟,对于资本来说,真金白银的收入才是判断标准。

肖战在新丽最辉煌的一笔战绩,莫过于其担任一番主演的《诛仙I》:其以3天2.7亿的票房,成为2019年中秋档票房冠军。而此片在上映前因热度过低,被多机构/人预测票房过不了2亿。最终,《诛仙I》收获了4.05亿票房,有媒体称新丽因此收入1亿元。

《诛仙I》

此战绩一出,曾有不少媒体感慨“流量电影又回来了”“流量电影死而复生”“流量又拯救了国产烂片”。但是这4.05亿票房,彼时流量正旺的肖战承担了多少呢?

毒眸曾在不是肖战孟美岐粉丝比鹿晗的能打,只是《诛仙》IP比较大 | 猛侃专栏中以鹿晗、吴亦凡举例,说明流量明星其实从来没能证明他们在电影票房上的价值。

从《诛仙I》的受众群体来看,它能夺得票房冠军,更多是因为身为国民级玄幻IP,坐拥庞大的书粉群体。而当年的顶级IP即便有彼时的顶流相助,上映后第二天也因口碑有了票房回落,第二日票房比首日少了近6000万。因此,从电影来说,肖战的扛票房能力未必有人们想象得那般大好。

肖战因《陈情令》大红,自然也有人认为他扛剧能力或许会比电影强。但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在整个剧集市场,流量的扛剧效应正在变得越来越弱。

2018年,《甜蜜暴击》《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等有鹿晗、杨洋、吴磊等流量参演的剧集接连哑火,2019年,流量较高的艺人参演的作品也未能跻身年度网播量TOP10:据云合数据显示,张艺兴主演的爱奇艺独播剧《黄金瞳》33.4亿网播量位列年度网播量16名,Anglelababy、邓伦、朱一龙主演的《我的真朋友》以27.8以网播量位列年度网播量19名。

而从口碑来看,上述流量主演的剧集中,豆瓣评分最高的是《黄金瞳》的5.2分。可见,即使有“顶流”加持,且网剧也比上星剧更能实现精准投放,流量演员也未能在网播量上为这些剧集争得太多流量,口碑上更是难言加分。2018年的爆款剧《延禧攻略》就是一个分水岭:“流量演员”对剧集的影响程度,越来越少了。

肖战从《陈情令》变身“流量演员”之后,唯一一部播出的剧集是《庆余年》。在云合数据的2019年连续剧网播量排行中,该剧以52.3亿的播放量位列第二,但很难说38集末尾才出场(全片46集),且演技被嘲的肖战扛起了多少。毕竟从上热搜次数来看,早期出场的剧中角色范闲、二皇子、王启年、范思辙、藤梓荆的讨论度都远高于言冰云。

肖战粉丝能为一部剧带来多少流量,或许这个数据更能客观呈现 :据Vlinkage显示,《陈情令》于7月14日收官后,带动了由肖战参演,于2018年播出的网剧《哦!我的皇帝陛下》网播量回温。据Vlinkage数据显示,在7月14日至8月26日共43天中,该剧有37天跻身全网网剧播放量TOP10,总网播量累计超1.5亿。

在7月14日至8月26日共43天中,该剧有37天跻身全网网剧播放量TOP10

“肖战的剧样本太少了,还没法具体量化,但是单从《哦!我的皇帝陛下》的回温增长来看,肖战在网络平台还是具备一定的扛剧能力的。”Vlinkage方面对毒眸表示。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肖战在剧集领域的影响暂时止步于网络平台的粉丝圈层,而在《庆余年》这样豆瓣开分7.9,网络剧市占率一度超过50%(数据来源:云合数据)的兼具口碑与热度的大制作剧中,他产生的声量是存疑的。

如果以老牌扛剧演员来对比着看,或许就能明白肖战的演员之路可能才刚刚开始。目前能扛的动剧集市场资本的演员,大抵有三类——

一类是通过演员晋升为“资本”本身,比如三位担任过出品人,同时也签了艺人的“85后”小花杨幂、赵丽颖、唐嫣。(点此阅读:杨幂甜剧打转、唐嫣新剧哑火,85后小花们怎么了?),和做了几部参演剧集出品人的靳东。

一类是以持续的高收视作品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具有一定不可替代性的演员,如孙俪,孙红雷,陈数。豆瓣“收视率研究中心小组”成员“影视盘点101”中的一个制图《线上男女演员扛收视能力排名TOP10》,便是这两类艺人的概括。

图片来源:豆瓣收视率研究中心小组

第三类艺人则是作品热度与流量同时加持,占尽天时地利人和。80、90后演员里面,杨洋、李易峰、迪丽热巴、郑爽均在此列。而目前小花里最炙手可热的莫过于《香蜜沉沉如霜》《亲爱的,热爱的》两部网播收视双高,且豆瓣口碑都在及格线的作品压身的杨紫。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梯队的更换速度也是最快的。

以上这三类艺人,都离不开持续几部高热度作品的加持。而大红不到一年,播出作品非常有限的肖战,还未能在剧集市场上验证自己的号召力。

综上所述,肖战的确是个能打的艺人,但新丽传媒也并不至于用力到“用命保他”——

2020年与肖战有无关的待播剧中,还有《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天龙八部》《鹿鼎记》等作品;电影业务方面,2019年12月31日上映的《宠爱》也将在2020年确认收入。对于核心竞争优势是影视制作能力的新丽来说,质量够格的作品才需要他们“用命保”。

内容为王这件事,在当下的影视环境中已经被无数人不断强调了,这才是让公司们捱过寒冬的保命符。

但这次的舆论风暴也对所有影视制作公司发出了警醒:流量是把双刃剑,狂热的粉丝既能载舟亦能覆舟。如何让“流量演员”+“IP”的合作能双赢,产生1+1>2的效果?未来需要艺人方和制作方共同注意的问题,还有很多。

原标题:《新丽被“资本”谜团:“用命保肖战”还是阴谋论?》

阅读原文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