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会员一折促销,仅需200元/年!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招商热点 > 刘小兵代表:政府财政支出“其他”占比仍稍高,主张完善分类

刘小兵代表:政府财政支出“其他”占比仍稍高,主张完善分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5-30 浏览次数:0
美国暴力执法警察和死者曾是同事 http://mobeledu.com

原标题:刘小兵代表:政府财政支出“其他”占比仍稍高,建议完善分类

“在审议财政预算报告时,我发现去年中央财政支出中‘其他支出’一项虽比往年有所下降但仍显稍高。因此我建议进一步完善政府收支分类科目。”

5月27日,全国人大代表、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时做出上述表示。

每年全国两会期间,审议财政部提交的中央和地方财政预算相关报告是全国人大代表的重要职责。

身为财政专家的刘小兵对记者表示,今年在审议《关于201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20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时发现,“2019年中央本级基本支出执行情况表”数据显示,按经济分类,“其他支出”接近总支出的25%,这一比重虽比往年有所下降但仍显过高。

刘小兵分析称,“其他支出”占总支出比重过高的原因大概率是:政府收支分类科目不合理,导致政府花钱虽然很合理但找不到科目记账而只能记在“其他支出”。

刘小兵表示,“其他支出”占比过高问题不仅存在于中央财政也同样存在于地方财政。2019年他曾针对收支分类科目问题,专门选择某地区的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进行实地调研。

调研结果显示,“其他支出”占总支出的比重过高是一个综合性的财政问题。从宏观层面上看,社会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和部门职能的交叉客观上造成“其他支出”的出现;从中观层面看,现行政府支出分类科目不能满足工作实践需求,导致部分支出只能计入“其他支出”科目;从微观层面看,存在政府财务人员对收支分类科目使用不规范的现象,导致“其他支出”科目经常被滥用。

刘小兵表示,“由于政府活动范围日益扩大,现行政府收支分类科目特别是支出科目不能完全满足日常的政府工作需求。例如其中涉及金额最大的是政府在承担发展经济职能方面的众多支出,如招商引资、安商稳商、兑现经济扶持政策等支出,在现行的政府收支分类科目体系中没有相应的科目予以反映。”

此外,刘小兵还表示,地方政府本身也存在一些不规范的财政收支行为。例如不规范举债行为导致的地方债务的还本付息支出、先征后返的税收优惠、对地方国有企业的注资等,在过去均有计入其他支出的情况。

为此,刘小兵建议,要根据新的实践要求不断完善政府收支分类科目,使其更加贴近政府工作的日常使用需求。

“在这里,首先需要特别强调一点:无科目不花钱!政府收支分类科目就是政府可以花钱的领域,没有收支分类科目就不能收钱和花钱。”刘小兵说。

此外,刘小兵说,应允许地方政府在最低一级收支分类科目中根据工作需要增减临时科目。从而在保持预算基本框架的同时,增加对社会现实迅速变革的适应能力。

他还建议,要对“其他支出”的规模规定一个合理标准,如不超过总支出5%或10%。对于特殊情况,若存在超出规模标准或者单项规模过大且需计入“其他支出”科目的财政支出,要求必须对其具体用途做出说明,特别是在编制决算时更应如此。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