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会员一折促销,仅需200元/年!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招商热点 > 25岁摄影师失联,遗书提到曾遭受校园霸凌…朋友称其作品一直无法变现,警方通报→

25岁摄影师失联,遗书提到曾遭受校园霸凌…朋友称其作品一直无法变现,警方通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1-30 浏览次数:0
750室内空间设计-泉州商场专卖店铺设计-货架货柜展柜展示架定制-套房别墅自建房装修设计

这两天,一位年轻摄影师

留下遗书后失联的消息引发关注

11月29日,25岁独立摄影师“鹿道森”在浙江舟山失踪,他的朋友在微博上发布紧急寻人启事,称他有轻生倾向,已向警方报警。

目前,浙江舟山警方正在全力搜寻中,最新通报称已发现他的手机。

“寻人启事”显示,“鹿道森”本名周鹏,25岁,贵州贵阳人,身高176CM,很瘦,是一位有才华的独立摄影师。

据最近的一次监控,他曾于28日下午5点到达舟山朱家尖情人岛附近,戴黑色边框眼镜,穿灰色风衣、淡蓝色牛仔裤,背黑色双肩包。

生日当天发微博留遗书后失联

“遗书”中提到曾遭受校园霸凌

“无需为他立碑,只愿玫瑰年年为他盛放。”11月28日晚23时28分,认证为“微博原创视频博主”的博主“鹿道森”写了条长微博,字里行间透露出的绝望,令人揪心。

周鹏微博发布的“遗书”里提到,他曾是一名留守儿童,曾被寄养在亲戚家。他从小就很有礼貌,在校园里,却被他人叫“假姑娘”,在校园遭受到排挤,被叫下跪、被拦路等,被一些人霸凌。后来家人回来,他不再“寄人篱下”,但却收获更多的伤害。父母的争吵、复杂的家庭关系,让他觉得恐惧不安,他也想要“远离”。

“压垮我的不是一根稻草,是无数沙粒。”周鹏还在“遗书”中说,“请多爱我们一点吧,我们从来不缺对美好生活奋斗的精神和动力,从不害怕困难险阻,而是没有爱。”周鹏提到自己拍摄的题材都是神话类型,大概是因为他渴望爱,想要救赎,想创立一个充满爱的王国。“而我自己苦苦追求的艺术,现在看来倒是一个笑话,要是我能靠作品多赚点钱,或许能够改变生活吧,但是很抱歉,我没有,没能改变。”周鹏还称,已把所有行李打包寄回家,“这封遗书,谢谢你看完,就此划上句点。”

在这条长微博中,他回顾了自己25年的人生,字里行间中,处处透露着无助和绝望:

“这是最后一次这么介绍自己了,今天是我出生的日子。我应该怎么向你介绍我呢,农村,留守儿童,山区孩子,校园霸凌经历者,摄影创作人,独居青年,追梦的人……

成为留守儿童,终究还是小孩,还是会想亲人,而之后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陪伴我的,是漫长的校园霸凌。

总想到流浪这个词,我自己照顾自己长大,没有一个愉快的童年,少年时期总是在各种亲戚之家寄宿,亲戚对我也不错,但总有一种无所依靠,患得患失的感觉。后来家人回来了,终于不用再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却收获了更多的伤害。

我希望要成为父母的人明白,孩子应该在爱中出生和长大,而不是争吵。孩子也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为了实现自己梦想的工具人,强势的控制着孩子的人生,逼他们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野蛮的灌输自己的想法,只会让他们痛苦到生不如死。

何以为家?无依之地,四海为家。我的生命,好像就是一直在逃离,只因数年来我的伤口从未得到愈合,新伤旧伤早已让我痛苦不已。

我也渴望光,渴望温暖,渴望爱,渴望一个幸福的家。

成长过程中所承受的痛苦,总是在你不经意间如浓雾弥漫开来,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提起,再次伤害。

很多事情文字的表述都显得苍白无力,即使你亲身体会恐怕也未必知道我是怎样的感受。冰冻三尺,又岂是一日之寒呢。

像我这样的人,但是请多爱我们一点吧,我们从来不缺对美好生活奋斗的精神和动力,从不害怕困难险阻,而是没有爱。

压垮我的不是一根稻草,是无数的沙粒,我走一步都是像背着大山走。成长经历的伤口,毕业跃入人海的迷茫,因为长相引发的容貌焦虑,越来越远的梦想……最绝望的从来不是死去,而是清醒克制的活着。

这些年我一直尝试自愈,但很多时候可能就是这样,你越想摆脱的东西,就越不能。”

数万网友留言:好好活下去

@鹿道森的微博下,万名网友留言,鼓励他好好活下去,也有很多网友说,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经历……

鹿道森的老师:相信他还活着

据都市快报消息,“微澜MAG”是鹿道森的摄影老师。她说,“我们相信他还活着,会尽一切办法去找到他。”

她告诉记者,认识鹿道森已经有五六年了,“平时跟他聊天,他很少提到自己的家庭压力、内心困惑等等,也挺乐观。在我们眼里,他是一个很有才华很有想法的摄影师。鹿道森失联后,他的家人很悲伤,舆论对他们的压力也很大,请不要去打搅他们。”

朋友称其作品一直无法变现

鹿道森本名周某,周某的一名朋友林女士28日上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还没有周某的消息,只知道根据情人岛附近的监控,周某27日下午5点过,上岛出现在码头出口,戴着黑色边框眼镜,身穿灰色风衣、淡蓝色牛仔裤,背黑色双肩包,走进树林里,走向了海边。

林女士也是一名摄影师,她告诉记者,周某是贵州人,周某刚入行时他们就相互认识,“他一路走来,很不容易!”

林女士表示,在她的印象中,周某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但是生活中遇到很多挫折。周某曾在老家成立了一家工作室,工作室倒闭后,大约半年前,他来到杭州,“杭州这边压力也很大,他个人的作品很优秀,但是一直无法变现,就是这一系列因素使得他有些轻度抑郁症。”

▲周鹏

林女士还从朋友处了解到,周某失联后,朋友曾到周之前在杭州萧山的出租屋,找到了之前的房东,房东称周某早在几天前就退租了。

独立摄影师李先生也是周的朋友,他和周某最近聊天时,还提到一同旅行,李先生近期在与周相处时,并未发现有任何异常。

“周某之前一直都处于比较正常的工作状态,我没有察觉到这个情况(周某写遗书失联一事),他的微博是之前就编辑好定时发布的。”李先生称,周某以往也会送一些摄影材料给身边的朋友,前段时间周某送了一些摄影材料给他,他以为周某是想换摄影风格,“现在想来,他之前最大的异常就是把自己那些摄影相关的道具都送给我们了。”

舟山警方最新通报:发现“鹿道森”的手机

周某的朋友表示,他们正在积极寻找他,“如果有他的消息,请与我们取得联系!”

愿平安!

本文综合自红星新闻、舟山公安、都市快报、北京青年报、澎湃新闻

微信编辑:纳米

校对:佳思敏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